• 看书网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书吧

    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白洛白墨)小说免费阅读-作者半猫小说阅读

    白洛白墨 时间:2022-08-12 09:54:11

    小说简介:白洛白墨是穿越小说《白洛白墨小说》中的主人公,本书又叫做《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讲述了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忘了。上一世她被贼人毁了容貌与残了腿,白亦书大寿时对外宣称白洛染了重病不易出嫁,他会求旨圣上让白...

    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白洛白墨)小说免费阅读-作者半猫小说阅读

    好心?

    白洛心下的怒火快要压抑不住,呼吸逐渐沉重。

    当初自己被毁了容貌却还遭受张氏的严厉苛责。

    到白鸢这儿,却是轻言细语的一句“好心”。

    白洛自知张氏偏宠白鸢,可她的心仍是难受得快要滴血。

    “洛儿,你好生将养,切莫夜里别吹了冷风,三日后你父亲大寿,太子殿下也要来,你可切记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张氏握着白洛的手交代道。

    她险些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忘了。

    上一世她被贼人毁了容貌与残了腿,白亦书大寿时对外宣称白洛染了重病不易出嫁,他会求旨圣上让白鸢代嫁。

    那一日,白鸢何其风光,听府中姊妹炫耀,白鸢与太子郎情妾意,登对的模样羡煞旁人。

    “母亲,洛儿知道了。”白洛乖巧的点头。

    张氏又交代了好几句话,亲自喂了白洛细粥后才携着白鸢离开。

    待房中只剩自己一人时,白洛缓缓掀开金丝被褥,穿上绣鞋。

    她走路时轻盈的脚步险些让自己激动出声,白洛捂住小嘴,眼里冒出喜泪。

    庙会后,她瘸了腿,每日行走时都无比的艰难。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又能健全的走路。

    白洛深吸一口气,坐在妆奁台前。

    铜镜中倒映出少女柔媚娇俏的鹅蛋脸。

    未施粉黛的面庞明艳动人,柳眉微颦,眸光柔似月下秋水。鼻腻鹅脂,唇未染口脂却红若明霞。

    她的长发如瀑布散落腰间,微微凌乱的发梢随着微风颤在眉眼,若有旁人在,此刻落入他人眼中仿若刚病愈的娇花美人,微微一笑,令人骨酥心麻。

    白洛执起木梳,为自己梳妆。

    老天爷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世,她决不让任何人伤害自己。

    ......

    午后。

    窗外的蝉鸣吵得白鸢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心头怄着一口气。

    今日白洛没有随她意去往庙会,要想再次把她骗出来怕是不容易了。

    白鸢眼珠子转了转,似想到什么,起身唤来婢子:“哥哥今日在何处?”

    “在书房。”婢子桃花道。

    白鸢颔首,命令道:“帮我梳洗一番,我要去书房见哥哥。”

    “是。”

    白鸢乘着软轿抵达书房,远远的瞅见一欣长的身影被人迎入前厅。白鸢没有多想,垂眸酝酿情绪,待桃眸绪满薄泪,她咬着唇,冲入书房。

    “哥哥......”

    她朝着堂前正在会客的嫡长子白墨娇滴滴的唤了声。

    白墨滞了滞,搁下手中的茶盏:“鸢儿,你怎么来了?”他注意到白鸢委屈的撇着小嘴,嘴角的笑容敛下,“谁欺负你了?”

    “没有谁欺负鸢儿,鸢儿只是想哥哥了......”白鸢说着,软软的蹲下身,趴在白墨的膝盖上嘤嘤叫唤。

    白墨欲要劝慰,清冷的笑声自身旁传来:“白公子与令妹的关系可真要好啊。”

    白鸢的哭腔微僵,抬眸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

    只见客席上坐着一位衣着墨袍的男子。男子隽秀非凡,眉眼深邃冷冽,束发玉冠,一瞧便不是寻常之人。

    白鸢的心微微一跳,声音不由娇软三分:“哥哥,这位是?”

    “这是璟王殿下,”白墨道,“鸢儿,快些与殿下行礼。”

    白鸢讨好似的娇甜一笑,朝着男人欠身行礼:“鸢儿见过璟王殿下。”

    男人薄唇下抑,搁下手中的茶盏,起身道:“既然白公子与令妹有要事要谈,本王便不打扰了。”

    白鸢心下奇怪,往年间见过她的男子都会对她心生好感,为何这位璟王殿下毫无反应。

    她不由的多看璟王两眼,这位殿下是她瞧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甚至比太子殿下多有三分韵致。

    白墨忙上前赔礼:“殿下,是舍妹唐突了。殿下不是还有要事与白某详谈么?怎的就要走?”

    白墨说着,回头冲白鸢挥袖道:“鸢儿,你先回房吧。别扰了殿下说事。”

    “是。”白鸢扁扁小嘴,不甘心的一步三回头。

    待白鸢走远,白墨叹出一口气,跟身前的男人好一番赔罪,才小心翼翼道:“殿下,咱们还是商谈正事吧。”

    李翊不动声色的抬眉,这才坐回长椅。他五指闲散的端起茶盏,淡尝一口,慵懒着神色道:“刚才这位令妹便是太子的未婚妻?”

    “不是,”白墨赶紧摇头解释,“她是我四妹白鸢,殿下口中的是我的三妹白洛,”白墨怔怔,恍然想起璟王殿下如今立冠多年仍未娶妻,不由心生想法,试探着道,“鸢儿还未有婚配,性子比较活泼动人,殿下......”

    “她,没有规矩。”

    李翊的一句话,将白墨的话语堵死。

    要事商讨完已是日落西山。白墨亲自送李翊出府。此时炎热的天已散去,微风袭来,沁人心脾。二人一路闲谈,路过花园湖心时不由放缓了脚步。

    “嘻......”

    倏地,少女清浅的笑声犹如清泉落玉,叮咚一声脆响,让人耳软。李翊抬眉探去,只见园子前正蹲着一个模样不大的少女逗着只糯米团似的小奶猫。

    少女淡施粉黛,袭一身淡青襦裙。她眉目似秋水含情,夕照下犹如画中仙娥。比荑草细的白玉手臂端着手绢在奶猫跟前晃悠着。猫咪抬爪捞去时,她又躲开。

    少女被奶猫逗笑,杏眸弯如月牙,唇齿似贝,甜得仿若被山泉浸过的蜜饯。

    李翊淡漠的眸光柔和三分,问:“这位是?”

    白墨毕恭毕敬道:“殿下,这位是白某的三妹,白洛。”

    李翊的面色微沉,薄唇紧抿。见他不言,白墨不明所以:“殿下?是有何事?”

    “无事。”

    李翊说罢,大步流星的抬腿离去。白墨回头看了看逗猫出神的白洛,忙不迭的跟上李翊。

    白洛注意到远处的动静,歪着头站起身,印入眼帘的是两抹渐行渐远的身影。

    白洛摸了摸鼻子,蹲下身又与小白猫不亦乐乎的玩乐了起来,直到月牙神色匆忙的跑来打断她:“三姑娘,总算是找到你了!您跑哪儿去了!老爷下朝了,要您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