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书网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书吧

    姜晚傅北城小说糟糕,是心动啊!全集

    姜晚傅北城 时间:2022-08-12 10:23:38

    小说简介:姜晚傅北城是作者经常糊涂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

    姜晚傅北城小说糟糕,是心动啊!全集

    第1章 酒吧门后偶遇

    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姜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这不过是在卫生间门后的一处角落里。

    就在前一秒钟,这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

    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子烟草味。

    不仅是姜晚,包括刚躲进来的傅北城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漂亮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细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软绵绵的眉眼里都是如迷药一般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姜晚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姜晚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姜晚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的今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闻言,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姜晚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谢谢哥哥们。”

    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进了电梯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姜晚才慢吞吞的收回了手,将呢子大衣拿了下来。

    她背脊靠着墙,望着面前眼神温和中带着不善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要吃了我不成?”

    傅北城脸上莫名多了几分充满野气的笑,嗓音沉哑:“你刚摸哪呢?”

    姜晚抖了抖大衣,旋即穿了上,她个子很高,又踩着高跟鞋,微微侧头靠近他耳畔。

    “替你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一下也不碍事的吧?”

    “况且,你屁股那么翘,应该自信点才是。”

    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如清风一般,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眯眯的离开了。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那股子清香。

    她刚刚不仅摸了那个男人的腰,还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哪里是不经意,分明是故意。

    傅北城倚着墙,动了动手指,刚刚心里头的那股子暴躁的情绪,险些全部落在那群医闹的身上……

    ……

    从后门出来酒局会馆,刚刚坐进车里,她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平底鞋驾车。

    女人长发挽在脑后,耳垂挂着一对玛瑙耳钉,旗袍精致不菲,上面绣着深蓝色的花朵,十分的雅致温婉,她的五官很是大气,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情。

    “喂?”她接听电话。

    “你是不是又被变态粉丝堵住了?”堂妹姜彤的电话。

    打开免提,姜晚熟练的驾驶着车子走在回家的途中。

    “大抵是我演的太入木三分了,以至于两年过去了,那群粉丝还要杀我呢。”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玩味的笑,似乎并不在意。

    姜晚并不是演员,而是舞蹈家出身,一直活跃在国外的荧幕上,并不在国内工作,所以她可以坦荡荡的走在大街上不怕被人认出来。

    而两年前的那部电影,她只是因被熟识的导演叫过去演了个女二号,却出人意料的在国外火了。

    “你也是有病哦,都快过年了,你还乱跑。”堂妹吐槽她。

    “可能是那部电影拍的太久,以至于我这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呢。”

    姜晚说完就挂了电话,一边哼着戏曲一边回家。

    傅北城没回自己家,母亲这个时间段应该睡下了,回去了容易惊动母亲,所以他便来了医院分配的寝室住。

    这是个三人寝。

    有一个今晚值班,现在坐在客厅的是他的发小慕勋。

    “回来了?”

    那两个大男人坐在客厅沙发里,正紧张兮兮的看着电视。

    傅北城挂起来羽绒服,走到洗手池旁边洗手,消毒后才转身过来。

    可一抬头,就看见了荧幕里的那张堪称顶级的脸。

    电视屏幕中——

    她满脸是血,淡定的望着地面上死掉的一个人,英文台词标准:“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女人的嗓音是沙哑的,也是富有质感的。

    慕勋激动澎湃的大喊:“我靠!这女人也太帅了!”

    说完他扭过头,“北城,一起来看啊,这部剧在国外可火了,我国外的朋友推荐给我看的。”

    傅北城敛眸,“不了,你看吧。”

    演员?

    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

    隔天。

    姜晚懒散散的起床后,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面包,随意的填饱肚子。

    她的经纪人兼助理方诺拿着钥匙开门进来了,“老板,今天要去医院复查了。”

    “还要跑那么远?”姜晚皱眉。

    她两个月前在国外工作,遇到疯狂的粉丝追打,导致撞在车门上,点背的把肋骨撞坏了。

    “不,我给您预约了当地的医院,是个教授,据说很帅,您可以去看看。”

    方诺深知自己的老板喜欢看帅哥。

    姜晚挑挑眉,无意间想起昨晚那个男人。

    那个人是真挺帅的,长得像是特意为了她的审美订制出来的似的。

    可惜,昨晚走的着急,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

    “走吧。”

    姜晚吃完,穿着羽绒服就出去了。

    外面正处于寒冬腊月,遍地的冰雪。

    二院胸外科科室里。

    慕勋还在那查找资料八卦:“那个女二号叫姜晚,是舞蹈家出身,怪不得在剧里穿旗袍那么好看啊,而且今年还被评选为最美的东方面孔!”

    小护士凑过来看热闹,“是漂亮啊,中国人么?我怎么没见过?”

    慕勋像个资深人员似的解释:“她不怎么在国内活跃,所以国民知名度比较低,在国外那可是大神级别的呢。”

    傅北城眸光里波澜浅浅,懒懒的瞥他一眼,“下一位。”

    小护士赶紧去喊病人。

    而当姜晚拿着病历出现的那一刻,整个科室里瞬间陷入了安静……

    ……

    姜晚慢吞吞走过来,像是不认识傅北城似的,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等待检查。

    而周围那群或惊讶,或见了鬼似的目光,都被她自然而然的屏蔽掉了。

    傅北城穿着白大褂,干净的宛如一汪清泉,温文尔雅,如沐春风的清澈,手指也好看,细长细长的。

    看人的时候温润中又带着医生该有的善意平和。

    可是与昨晚的样子,不太像呢。

    他翻看着病历本,也仿佛跟没见过她似的,“还痛么?”

    姜晚歪头,嗓音依旧软绵绵的好听,“我也没敢碰,不知道痛不痛,要检查一下么?”

    第2章 调戏傅教授

    慕勋都快原地暴走了!

    剧里的杀手!

    杀手居然出现了!

    刚刚还在手机里的美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出来了!

    “小娃,快给哥挂个心外科的号……”

    那边的慕勋激动的都快心脏骤停了,小护士看着那个女病人,只觉得好像见过诶,但完全没意识到就是她刚刚看过的女明星。

    而那一侧。

    “进去。”傅北城下巴朝着后面的帘子扬了扬。

    姜晚起身走过去,里面只有一张空的单人床。

    她刚坐下,那男人就过来了,并且随手拉上了帘子,隔绝了慕勋迫切的目光。

    慕勋:“!”

    姜晚把羽绒服拉开,里面只有一件很薄的打底衫,V字领口,天鹅颈漂亮的像是捏出来的,她白的不像话,比傅北城还要白。

    他弯下腰,淡定的碰了碰女人的第三节肋骨。

    “不对。”姜晚嘴角带笑。

    傅北城扬眸,眼底有一丝凉意,“病历上写着你第三根肋骨有轻微挫伤。”

    她撅起嘴巴,有点懊恼似的,“可我哪里痛我会不知道么?”

    貌美的女人撒起娇来,很是致命。

    傅北城深深地注视她。

    姜晚漂亮的瞳子弯起,“往下一点。”

    他挪了一下,“这儿?”

    “再往下。”

    那根手指又短暂的挪了挪,“这里么?”

    他的耐性倒是极好。

    “再往下。”

    姜晚皱眉,似乎在质疑他的专业性,“别人说你是专家,你别是不理解往下是什么意思,你这原地踏步是做什么?”

    接着,傅北城淡定的将手指再次向下挪了一点。

    女人粉唇弯起,目光深深,“软吗?”

    傅北城抿了抿唇瓣,他慢悠悠的直起身,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

    于是,面不改色道:“我们医院有签了合同的推奶师,需要吗?”

    “我也不生孩子,推什么奶?”

    男人指了指刚才的位置,“你确定你这里疼?”

    “应该是的。”

    “那我建议你去看看你的胸,那个地方疼的话,基本上你的胸肉也应该被戳漏了。”

    姜晚双手抵着床边,笑吟吟的问:“你这里不就是胸外科么?你能补么?”

    男人只瞥她一眼,于是平静的转身。

    门帘拉开了。

    他坐回原位写病历,不到一分钟后,将病历还给了她。

    “下一位。”

    这里的胸外科似乎很忙,一堆女人都在门外排着队。

    ……

    还没检查出个所以然,姜晚就已经被那男人请出来了。

    方诺在外面等她,“这位教授是这家医院的颜值担当,每天慕名而来的女人太多了,排队都要排好久。”

    的确是帅,是那种干干净净,极其清透的好看,好像站在他身边,你的灵魂都能被升华了。

    姜晚走在她后面,这会儿已经戴上了口罩,她低头翻看病历本。

    看见最新的那一行字时,她嘴角一抽。

    只见在最后一行写道:怀疑脑子发炎,建议去神经科。

    字迹果敢,行云流水,漂亮极了。

    这人看着温和,嘴巴还挺毒,绵里藏刀似的。

    “方诺,有人骂我。”她撒娇似的挎住方诺的手臂。

    方诺回头,“骂您的人还少么?”

    因为那么一个女二号,姜晚都快臭名昭著了。

    就因为那个角色人物太狠了。

    没办法,演的太像了就容易遭人恨。

    然而姜晚身边的人却都知道,那不是她演技好,而是在本色出演,一个神经会随时劈叉的女人。

    以至于那些粉丝入戏太深,就开始针对起她本人来,但欣赏她的人,却多数都是因为她舞蹈的专业性。

    “我喜欢这个医生的模样呢。”

    到了外面,方诺亲自替她拉开车门,淡定道:“那您追啊,您漂亮又风骚,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的。”

    被老板欣赏过的面孔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

    隔三差五就要跟她说一句‘方诺这个男人好帅’。

    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是的,他不一样。”

    哪里都跟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

    不是单纯,就像是不愿意让他自己的眼睛中,残留任何世间杂质似的干净。

    清澈的像是一面镜子,把人照的清清楚楚。

    “你帮我打听一下这个人。”上车后,她闭上了眼睛假寐。

    方诺依旧面无表情,“好的。”

    这已经是她七年来,调查的第8位的男性资料了。

    不过一天过去,关于那位傅医生的资料,就已经躺在姜晚那张席梦思的大床上了。

    大美人今儿起了个早,做了一小时的瑜伽后,洗完澡便裹着一件性感的真丝睡裙躺在了床上。

    她看完了关于那位医生的所有资料。

    没什么特别新奇的,但的确很优秀,从小到大都优秀的那种,据说还是目前国内胸外科最年轻的教授。

    父母尚在,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曾是大学教授,家族企业恢宏磅礴,是个打小就不缺钱的富二代。

    许是家族背景特殊,上面并没有贴出照片,只有寥寥数语。

    倒是关于他母亲的资料,姜晚多瞅了那么两眼。

    方诺在一旁帮她摆弄修护指甲用的东西,“老板,一会我们要去医院看阿薇。”

    “哦。”女人懒洋洋的应了声。

    阿薇是她的编舞,自打她不跳舞以后,阿薇就去了她的学院当老师去了。

    可前几天由于拉伸时用力过猛,直接进了医院。

    ……

    上午十点多,方诺驾车陪同她一起赶往医院。

    “也是这家医院?”姜晚看着前天才来过的地方。

    “是的。”

    方诺在茫茫人海中终于找了个停车位,而姜晚却已经先慢悠悠的上去了。

    找到了房间号,推门而入。

    那个绑着脚丫子的女人倒是悠闲自在的在那里吃着葡萄呢。

    “呦,大美人来了,稀客稀客。”阿薇调侃道。

    跳舞的人天生骨架子就比较纤细,极其富有美感,但在姜晚面前,阿薇还是弱了一些。

    姜晚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阔腿裤是白色的,外面套了件白色的马甲,马甲帽子的边缘又非常浓密的白毛,显得她愈发的白嫩纯净。

    “真刻苦,跳了十几年舞,拉伸都能给自己拉医院来哦。”姜晚软绵绵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嘲弄。

    阿薇吐了吐舌头,“我乐意!”

    椅子上的女人笑的妩媚,“既然你乐意,那你多住几天,我可以给你全额报销。”

    刚说完,她马甲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

    女人走出去接听。

    “喂?”

    姜彤在电话那边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妈呀!救命啊!”

    “我不是你妈,我是你堂姐。”

    说话间,姜晚已经走到了楼梯的拐角处,背部抵着墙壁站着,左侧是下楼梯,右侧是长长的走廊。

    就在这时,楼梯下方匆匆忙忙跑上来一群像是家属的人。

    各个气势汹汹的样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当那群人爬上楼梯,旋即指着前方,一脸愤怒:“傅北城,我杀了你!”

    一声怒吼从姜晚的面前刮过。

    她正紧贴着墙面给那群人让路,手机还贴在耳畔,下意识侧眸往右侧看。

    那个怒吼的男人已经抽出袖口里的钢管奔着那个俊雅的男人去了!

    他怎么会在住院部?

    而姜晚右手的反应速度,可比大脑快多了。

    没等为心中的疑惑找到合适的答案时,她已经抓住了那个即将要杀人的病患家属。

    暗中用力将人向后一拉!

    凶凶的男人居然被拉的一个踉跄,瘫倒在地。

    “这里是医院,你还想打人?”

    那人看见这一幕,便指着她大骂:“你他妈谁啊你?别多管闲事!”

    姜晚已经挂了电话,慢条斯理的走到不动如山的傅北城身旁。

    接着,她微微侧身低问:“怎么着,你是调戏了人家老婆了,导致人家这么恨你?”

    傅北城懒懒的瞪她一眼。

    被瞪了一眼的姜晚生气了。

    救你还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