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书网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书吧

    《四下皆是你》靳川 梁辰章节免费试读 靳川 梁辰是什么小说

    靳川 梁辰 时间:2022-08-12 11:02:56

    小说简介:《四下皆是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银糊涂,主角是靳川 梁辰,靳川 梁辰小说精彩节选:什么都忘了。装什么装!他抬起头,用笔敲了敲桌子以示提醒。我不紧不慢地收回视线,低头玩着衣服上的带子,说话也漫不经心。「梁辰。...

    《四下皆是你》靳川 梁辰章节免费试读 靳川 梁辰是什么小说

    闺蜜被劈腿了。

    我帮闺蜜出头,胖揍渣男,然后我就被请到局里了。

    嚯。

    办案的居然是前男友,我麻了。

    靳川坐在我对面,低头做笔录。

    一身警服的他干练帅气,头发还是平寸,灯光映衬他的侧颜,棱角分明的下颚角更显刚毅硬朗。

    我有点恍惚,几个月不见就连我叫什么都忘了。

    装什么装!

    他抬起头,用笔敲了敲桌子以示提醒。

    我不紧不慢地收回视线,低头玩着衣服上的带子,说话也漫不经心。

    「梁辰。」

    良辰美景,爸妈把最好的愿景放在我身上,到头来还是没有结果。

    三个月前靳川把我甩了。

    没有劈腿,没有小三儿。

    甚至连解释都没有。

    「梁辰,咱俩断了吧。」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用了三年掏心掏肺爱着的男孩,说断就断,没有一丁点儿的留恋。

    有什么呢?不就是个男人。

    我妈说得对,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当警察的。

    靳川看着我,深邃的眼神跟我四目相对:「把事情经过描述一下。」

    切,有什么好描述的,不明摆着吗,渣男劈腿,我替天行道。

    「你随便写点就行,我什么时候能回家?」我彻夜不归,我妈肯定急疯了。

    「如果你好好配合调查,很快。」靳川公事公办道。

    淦!

    说了等于没说。

    我翻了个白眼,脚狠狠踢了下旁边的椅子。

    椅子翻了,差点撞到路过的一个警察。

    他身后还跟着个人,脸上挂了彩,正是被我胖揍的那个渣男。

    吴狄一抬眼看见是我,脸上就露出凶相。

    「看什么看,快走。」警察在前面催促吴狄,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冷笑,被他这么盯着,心里还是有些毛。

    要知道这可是在警察局,量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谁知道这货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发疯似的从地上抄起一把椅子,照我脸就砸下来。

    速度这么快奈何文学,我根本躲不开。

    在我满脑子都是自己可能要开瓢的念头时,头顶上方传来木头捶在肉上的闷响声。

    是靳川。

    我甚至闻到了他惯用的剃须水气味,这是我送给他的第一件生日礼物,从那以后他一直用这款。

    我不想再回忆过去,太痛苦。

    一把推开他,站起来照着吴狄的大胯就是一脚。

    「你特么来警察局还不老实,欠揍就说一声,姐管够!」

    我的拳脚功夫全是童子功,因为我爸就是警察,在我刚会走路的时候就教我练拳,后来别人家的姑娘都是琴棋书画,我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那一脚,直接把吴狄干趴下。

    2

    这时,过来几个警察把我们分开。

    吴狄吃了亏,疼得倒吸凉气,嘴上还不干不净地诋毁我。

    「你特么就是个神经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怪不得让人家甩了。」

    吴狄认识靳川,之前我跟闺蜜出来玩都带男朋友。

    这样的话放在心里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说出来了,就是扎心的痛。

    我隐忍着,动怒了就输了。

    可吴狄还不肯放过我,竟然借着靳川恶心我。

    「哥们儿,做得对,这种疯婆娘白送都不能要……」

    「带下去!」靳川挡在我跟吴狄之间,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知道下一秒我就要出手了。

    「坐。」他扶起椅子,应该还有话要说,却没再开口。

    我还在期望什么呢?

    真傻。

    ……

    早上九点,余薇办好了手续把我接出来。

    我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妈昨天手机没电了,临时加班之类。

    她半信半疑,追问了几句也就挂了,

    我去了余薇家。

    她现在一个人住了套大平层,两百多平,她老爸是搞金融的,余薇说就是炒股的,钱得快花多花,不知道哪天就亏回去了。

    对于吴狄来说,余薇大致就是可以让他少奋斗三十年的天梯,所以才那么恨我拆穿了他。

    我洗了个澡,躺在余薇的大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但睡得不沉,我听见余薇在跟人打电话,似乎在争吵,我还梦见靳川冷着一张脸,跟我说咱俩断了吧。

    这一觉睡得很长,醒过来太阳已经下山了。

    余薇神清气爽地坐在化妆台前,用下巴指了指床头的衣服。

    「快换上,咱们出去高兴高兴。」

    这人,难道就不为吴狄的事生气?

    我想问,却没有问。

    我明白那种滋味,也不想让最好的朋友添堵。

    麻利换好衣服,坐上余薇的车,就出去快活了。

    我们坐在比较不起眼的卡座,一杯一杯喝着酒。

    「辰辰,你知道今天谁给我办的手续?」

    我摇头。

    余薇笑得别有深意:「是靳川,听说昨天不是他值夜班,不知道为什么临时换了个班。」

    不会是为了我吧?

    我嗤笑一声。

    笑太把自己当回事。

    「我说话你听到没?昨天你进局子见到他了没?」余薇夺过我手里的酒杯,接着问。

    「见了,他给我做的笔录。」还给我挡了一板凳,后面的我没说,没必要。

    余薇笑得花枝乱颤,搂住我的肩膀:「你还想着他吧,我看他那样,也不是真想跟你断了,你们之间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有空多琢磨琢磨你的事,都被人绿了还瞎操心别人。」我扯开她的胳膊,心口一阵烦闷。

    「说你呢,扯我干嘛?吴狄那货就是冲我的钱来的,我早就看得透透的了,但靳川那样的男人不一样,一身正气的,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确定不再努把力把人追回来?」

    余薇跟我说这些,我知道是推心置腹,但我就是过不去心里那关。

    「可他甩了我。」

    我叹了口气,嘲笑自己,到底是没活成余薇这般透彻洒脱。

    我的自尊,我的骄傲,不容许自己低头。

    以前是,以后也是。

    至于靳川,一定不会再遇到像我这样爱他的女孩了,所以他的损失更大,该难过的应该是他。

    余薇认识这的老板,服务生把过来搭讪的挡开。

    我俩喝到六七分醉时,吴狄那货又来了,这次还带了几个帮手。

    「呵,这么快就放出来了,又皮痒了?」

    我不怕他们,这里还轮不到他们撒野。

    「你个臭娘们儿,今天让我堵着你是你倒霉,不卸你条手脚我就不姓吴!」

    说这话,吴狄明显恨红了眼。

    我不怕打架,可自己喝了酒,旁边还有个娇娇弱弱的余大小姐,赢的概率太小。

    「吴狄,今天你要是敢动手,我让我爸卸了你!」余薇站出来保护我,脚下发飘,身子晃了晃,但气场强大。

    吴狄笑了,满脸的不怀好意。

    「成,我不动手,你别跟我分手,这样总行了吧。」

    余薇差点恶心吐了。

    「你家没镜子吗,要不要我借你一个?脸皮都不要了,吐了的痰又再吃回去,简直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看着吴狄的大红脸,我默默给余薇鼓掌。

    知道她嘴皮子厉害,骂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3

    「行,你们厉害,那今天就别想从这里出去!」吴狄脸色一变,摆明了不会放过我们。

    不管是人数还是实力,他要跟我们动起真格的来,我们占不到便宜。

    「去,把那女的给我带过来!」

    吴狄指了指余薇,他带来的几个帮手就过来了。

    我推开桌子,一脚一个踹翻了俩。

    喝了酒,整个人有些飘。

    还有一个,我刚想追上去,吴狄就冲我来了。

    他手里还抡着个酒瓶。

    靠,这货是想弄死我!

    我抬手一挡,下意识地眯起眼睛。

    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搂过我的腰,接着我就撞上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胸肌太硬,把我撞得差点背过气去。

    我缓了缓神,抬起头看清了那人的脸。

    是靳川。

    我怕醉了认错了人,使劲摇了摇头,再睁开眼看到的还是他。

    「特么的怎么又是你!靳川,我跟你也算朋友一场,我不想跟你动手,滚一边儿去!」吴狄没占到便宜,恼怒道。

    靳川把我护到身后,脱下外套扔给我,他转了转拳头,发出咔咔的两声响。

    这是他热身前准备。

    我以前经常陪他去练拳。

    那些曾经的美好定格成照片,不合时宜地在眼前循环播放。

    他还保留着以前的习惯,对我亦是。

    想到这,我的心猛地一颤。

    我抱着衣服,乖巧地站在他身后,就跟以前在训练场等他那样。

    这时酒吧老板也带了人过来。

    但凭靳川的实力,一个人解决这四个草包绰绰有余。

    大约一刻钟,吴狄这帮草包就被全部放倒了。

    靳川身材很好,身手也漂亮,引来阵阵欢呼。

    警察很快就到了,带走了这些人。

    余薇走过来,狠狠瞪了吴狄一眼。

    「吴狄这个怂包倒霉催的,连着两天蹲局子,这次肯定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出来。」

    这话是真的,敢对余薇动手,就算她同意余老爷子也不会答应。

    吴狄那小子,怕混到头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的酒醒了大半。

    现在,我还抱着他的衣服,甚至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靳川看着我,四目相对那一刹火花四溅。

    他躲了,只对我伸出手。

    「谢谢。」我道了谢,把衣服递过去。

    靳川一把抽走了衣服,就跟那天跟我分手时一样,毫无留恋。

    他把衣服甩上肩头,道:「不用跟我道谢,职责所在而已。」

    职责所在?

    我还在奢望什么?

    他做的一切不过是职责所在,对象不管是不是我,他都会这么做。

    我对他的那些心动喜悦,都是自欺欺人的笑话罢了。

    我的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

    「靳队,收工了。」他的同事过来喊他,见到我时神情一怔。

    「知道了,你先过去。」靳川说道。

    我知道他要离开了,只不过是找个得体的说辞。

    其实大可不必,可以转头就走,这一直是他的风格。

    但这次他竟没丢下我。

    「你们怎么来的?」靳川看着我,又看了一眼余薇,浓黑的眉皱起来。

    余薇酒劲儿上来了,拍着胸脯笑道:「我开车来的。」

    酒吧老板跟我们都认识,就自告奋勇送余薇回家。

    这个人精,压根没说送我的事。

    「我自己叫车回去。」

    靳川抓住我的手臂。

    「我送你。」

    我使劲甩了甩,但没挣脱开。

    「不用你送,我自己能走。」我执拗道,都已经断了,还在这装什么好心。

    「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喝了酒不安全。」

    靳川始终没松手,坚持要送我回家。

    我自嘲地笑笑。

    上次看他这么认真的眼神,还是我问他爱不爱我的时候。

    他说爱,也是这么认真。

    可转眼就没有任何理由地把我甩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好吧,这是靳大警官职责所在,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靳川俊脸一紧,两片薄唇动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出来。

    我懒得猜,怕猜到最后又是公事公办那一套。

    索性转身往外走,走着走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没办法,喝了酒就是驾驭不了脚下这双高跟鞋。

    靳川想来扶我,我挥舞着双手不让他靠近。

    他就那么跟着,也就走了二十来米就暴露了本性。

    「呀,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他全然不顾我的尖叫声和周围的目光,一路打横把我抱进了车里。

    那天晚上,我是坐着警车回家的。

    我家住的小区是新小区,我爸走了以后,妈妈卖了以前的房子,搬来了这里。

    刚搬来的时候我很不喜欢,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

    以前的大院,住的都是我爸的同事,他们几十年的老邻居。

    我妈站在窗边等我,看到了警车,还有靳川。

    我一进门我妈就炸了,冲过来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

    「梁辰,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刚才谁把你送回来的,又是那个小警察?你俩都分手了,怎么还混在一起?!」

    我把包往沙发上一甩,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直接去了自己房间。

    「怎么,现在我说的话都是耳旁风是吧,你明天给我相亲去,赶紧找个好男人嫁出去,省得整天在我面前晃,惹我生气!」

    我妈跟着我进了房间,继续说个没完。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安排我去相亲,以前有靳川在,她没办法把事做得太绝,现在可好了,整天把相亲挂在嘴上,就差把我放婚介所了。